和记app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【必看】因圆珠笔画走红之后他做了一场少有人

作者:和记app 日期:2019-12-20 18:50

  蓝色油墨经15岁少年的手落在素描纸上,线条流淌成皱纹,空白堆积成发须,一个空巢老人的形象就这么被刻画出来。上大学之前,圆珠笔画让许多人记住了一个零零后的名字,他就是凌云登。

  在凌云登眼里,圆珠笔画总有缺憾,“时间长了,蓝色的油墨会慢慢地透过纸张,整个画面随之变灰,很难保存下来。”

  今天,在凌云登的画室,在每一天的日程里,乃至谈话间,圆珠笔画的痕迹也在减淡。而他生活中与油画相关的部分,愈发显得浓重而有力。

  初三那年,15岁的凌云登开始尝试用圆珠笔作画。第一幅画叫《岁月沧桑》,画中老人的脸上爬满皱纹,双眼因眼皮下垂而呈三角形状,白色的鬓发和胡须仿佛一伸手就能触摸得到。

  “第一步先用铅笔打稿,第二步是用圆珠笔画去填充局部。”不过,程序看似简单,往往要花去他半个月乃至一个月的时间,用掉五六支圆珠笔,有时还会画到手指抽筋。由于圆珠笔经常会漏油,他每画上几笔就要停下来,拿纸巾小心地擦拭笔尖。尽管画画停停,漏出来的油墨偶尔还是会沾到画作,再多努力也白费。“有时候快完成了,笔尖突然漏油,擦也擦不掉,内心一下子就塌了。”

  他的老家在广东茂名信宜市钱排镇,人口七万多,距离市区三十多公里。在他小时候,钱排镇的青壮年都出外打工,走在街上,抬头看到的都是留守的老人和小孩。“留守”之于少时的凌云登,是信手拈来的题材。

  作为零零后,凌云登的成长故事绕不开互联网。几乎从他开始创作圆珠笔画时,他就接触到网上的圆珠笔画圈子,作画过程和终稿都被他更新在贴吧和微博上。“这样的画完全不像是你这个年纪的人画出来的。”他发出来的作品让圈子里的人感到震惊。

  和许多学画的男生一样,凌云登的绘画之路始于动漫。小学三年级时,他把动漫《七龙珠》中的人物逐个临摹在课本上,自然挨了骂,但也开始在同学中“圈粉”。

  初一那年,凌云登在家发现了一本素描书,书中的一幅骷髅头画像瞬间吸引了这个男孩,从此他迷上了临摹素描头像。

  父亲知道儿子的这一爱好之后,给他买来了许多素描书。去年,当凌云登再从家中翻出这些素描书时,书上早已积满了灰,因为无数次的翻阅,书角显得有些破烂。“很有历史感。”这些书让他记起最初学画的时光。

  最早的一张报道凌云登的报纸被父亲珍藏起来,在凌云登发现它之前,它已经在父亲的抽屉里躺了三四年。他后来才明白父亲的这番苦心,“我爸对我的艺术创作看似漠不关心,嘴上也不说,但内心一直希望我能继续画下去。”

  2016年4月,凌云登的圆珠笔画开始走红网络。透过互联网,他笔下的一张张写满人间疾苦的脸望向了万千网友,给人以震撼之余,他本人也被贴上了“零零后天才画家”的标签。“我一下子都懵了。”面对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,凌云登感到无措,但又很快清醒过来,“我不想去在意网络上的评价,我想把心放在创作上,因为我很清楚自己的绘画功底还需要提升。”

  那一两年,在创作了将近二十幅圆珠笔画后,凌云登卸载了手机里的社交软件,删掉了自己的一百多条微博,试图逃离网络上对于自己的评论。

  当网友们还在热烈讨论着凌云登的圆珠笔画时,现实中的他接触到了莫奈、梵高、毕加索以及相关画作,进了美术特长班开始专攻油画。他拒绝用“转型”来概括这种变化,“圆珠笔画为我画油画打下了基础,让我对虚实和明暗有更深的理解。”

  高中的凌云登对专业美术院校有强烈的向往。高一那年,从未出过远门的他不顾父母的反对,只身一人搭上了前往广州的大巴车,颠簸了将近五个小时,只为一睹广州美术学院的模样。高三时,中央美术学院是凌云登心目中的理想院校,他做梦都想向央美的名师们学艺。

  可惜的是,凌云登高考失利了,与自己心目中的院校失之交臂。“看到分数的那一刻,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,但很快也顺其自然地接受下来。”虽然如此,他表示自己心里始终是有遗憾的。

  最终,凌云登被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艺术设计专业录取,开启了大学生活。刚上大学,他就在学校举办了一场自己的画展,展出的作品包括圆珠笔画和油画,“我希望大家能到现场亲眼看看我的作品。”今年6月,他又在广州文化公园艺庐馆举办了以“人间温暖”为主题的个人画展,这一次展出的作品全为油画。

  凌云登坦言,自己刚上大学时一度陷入困惑,“不知道要画什么,不知道是否要走油画这条路,还是不自信。”直到后来,他遇到了草笔书画家黄季霜和水墨画家里燕。“努力朝这个方向去”“大胆地去创作”——这是两位圈内前辈看完凌云登的作品后给他的鼓励。

  艺术领域的前辈具有丰富的思想和阅历,会向他灌输知识、提供指导;而与身边同龄人相处又是完全不同的体验。他们虽阅历稍浅,却有数不完的奇思妙想,语言和思想也很“潮”。凌云登说:“我很喜欢零零后的这一点。”

  虽然身为零零后,凌云登却认为自己“不太典型”。他解释道:“身边零零后的娱乐活动会多一点,而我会更加注重自身艺术事业的发展。”在周一到周五没有课的早上,许多同龄人恨不得多睡一会,而他七点多就起床,画画草图,翻翻文史类书籍或画家的著作,偶尔也会作些天马行空的幻想,幻想的内容没准就是他下一幅画的灵感。“我不是太在意‘零零后’这个标签,但我希望自己更成熟一些。”

  如今,升上大二的凌云登搬回了广州校区,花了整个暑假在画室的选址和布置上。“暑假都在为画室奔走,让不同的人帮忙,耽误了好多作画的时间。”说这线岁年轻人的脸上难掩疲惫。今年九月,位于花都区某工业区内的一间厂房被他改造成了画室。

  一扇门把工业区的电焊声、敲击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关在门外,装裱好的圆珠笔画和用过的木质调色板挂在墙上,地面上的颜料瓶和绘画工具杂乱地摆开,却在一幅未完成的油画前有序地让出了一条道。

  这幅半成品画的是浙江雪窦山,这是凌云登正在创作的五大佛教名山油画中的一幅。“以前我画的圆珠笔画太沉重和压抑了,现在的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。”如今他认为,好的画作是能给人正能量的,就像他正在创作的山水油画,能够向人们传递其背后积极的故事和情感。

  在回忆自己的创作状态时,凌云登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,手脚不安分地比划着,“我创作的时候内心特别沸腾,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,但外人看起来可能有点狼狈。”进入画室创作时,他会换上沾满油彩的白大褂和帆布鞋,把大幅画布平放在地上,在画的周围来回移动,自由地变换着各种绘画姿势,若是赶上夏天会出一身汗。

  而褪去这身装扮,他又要跨过城市密集的人流,回到学校。几个小时前的灵感和热情,仿佛是一场做了很久的梦,但手掌上残留的油彩不断提醒着他,那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。

  为心中有梦想,并付诸行动的00后凌云登点赞!请点一个“在看”吧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和记app

 

版权所有 © 和记app京ICP备05081068号-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