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记app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明代紫檀木雕虬龙夔凤纹笔筒赏析

作者:和记app 日期:2019-11-08 11:51

  龙纹、凤纹是中国由来已久的吉祥纹样,当龙与凤同时出现时,常有“龙凤呈祥”的吉祥寓意。

  笔筒以细密紫檀制,圆口直身,底承三矮足。口沿一周饰百宝嵌,错银丝枝蔓,镶嵌绿松石、青金石、螺钿等为葡萄及叶片,叶蔓间镶嵌瑞兽,构成瑞兽葡萄纹装饰带。其中瑞兽姿态各异,于葡萄枝蔓间嬉戏。外壁以通景手法雕琢,云纹锦地上高浮雕雕虬龙夔凤。其中夔凤端庄娴静,龙首昂扬作腾飞之势,身形隐匿于云海,营造出了一种紧张的动态感。

  制者位置经营,富于想象力,雕琢繁复而一丝不乱,层次分明,线条流畅灵动。纹饰凹凸相间,圆润细腻。整体深褐色泽,衬托形体敦厚大气,虬龙与夔凤于仿古的同时不失浪漫气息与磅礴之态,属十七世纪精妙之代表。

  参阅:王世襄编著,《自珍集:俪松居长物志》,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,页222。

  参阅:朱家溍、王世襄主编,《中国美术全集 工艺美术编11 竹木牙角器》,文物出版社,1993年,页60-63。

  同类紫檀笔筒,存世稀少。可见清宫旧藏与此同一类题材,见《中国美术全集 工艺美术编11 竹木牙角器》图版六八,王世襄先生撰文紫檀九虬纹笔筒,云纹做地,高浮雕虬龙九尾,纠结盘绕,布满全器。形貌怪谲,出人意料。瞳睛多以螺钿镶成,炯炯有光。器口用绿松石、青金石等嵌走兽及花朵,错银丝为枝蔓。另可参照中国嘉德2003年11月《俪松居长物:王世襄、袁荃猷珍藏中国艺术品》及2012年5月《翦淞阁:文房宝玩》之明代鱼龙海兽紫檀笔筒及香港苏富比2014年11月24日1048号拍品。

  瓷器上螭龙纹的应用,虽然明清官窑瓷中经常使用螭龙纹饰,但洪武、永乐御厂中并没有发现,因此它在明清官窑中的使用上限可以暂且推断为宣德朝。宣德螭龙纹皆为四足,爪数细分三、四、五只三大类。体型强悍雄健,身上不设鳞片,头部独角,尾部呈卷草形状。

  宣德御厂的螭龙形象确立后较长时间没有太大变化,成化、正德以及万历等各朝螭龙纹基本保持了宣德时期的造型特征。此种题材,漆器见清宫旧藏明宣德剔红双螭荷叶式盘、剔红双螭椭圆盘。

  木器见上海博物馆馆藏明万历紫檀螭纹扁壶,其上可见三只螭龙,一大二小,均呈正面形态,双目圆睁,身体处于兽身退化、蛇身萌出的过渡状态,四肢肩胛尚存,四爪比较写实,尾部分叉相背卷曲。研究者常称为“万历螭龙纹”。雕工技艺与此件紫檀笔筒如出一辙。

  此器口缘“百宝嵌”工艺更为之增添精致韵味。“百宝嵌”又名“周制”。周翥,又名周柱,明代嘉靖年间人士,居苏州。工制镶嵌,称绝技。其人其艺在明、清士大夫的笔记中常见记载。《崇祯吴县志》卷五十三“人物·工技”中“周治”一条载:“周治,嘉靖中人。工为诗歌,精于雕镂嵌空,以金玉珠母石青绿,嵌作人物、花鸟,老梅古干,玲珑奇巧,宛如图画。”周翥不仅被列入《吴县志》“工技”之列,亦在《吴县志》“风雅”之列。“风雅”之序列因“吴尚清逸,代有风雅,为世所慕”而立。周翥以艺匠身份得以与陈汝言、唐寅、葛一龙等苏州知名文士齐名,可见周翥之文艺底蕴。参见,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十七世纪嵌玉石花鸟圆盒。


和记app

 

版权所有 © 和记app京ICP备05081068号-8